来自 千金城网址 2018-09-02 11:12 的文章

旺夫命折磨了好多年许许多多的人都要把我当成

 从一开始,苏锐就从来不曾表现过一丁点的怯懦,那种自信和强大是发自骨子里并根植骨髓中的,绝对不是能够伪装出来的外强中干!
 
   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秦牧风相信,苏锐绝对是有着自信的理由,他如此的自信,必然是有所依仗!
 
    张玲等待着自己老公下令,让几个保镖上前将苏锐擒住,可是秦牧风却迟迟不发话!
 
    站在他的位置,思考的方面远比张玲这种妇道人家要多得多!
 
   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秦牧风知道,自己终究还是不能彻底放开,这都是他小心翼翼的性子使然。
 
    如果眼前的苏锐真的是某个世家不世出的子弟,那么一旦动手,他可就说不清楚了。到时候若是对方的身后之人来追究责任,自然只能由他来承担,肯定无法让保镖来背黑锅。
 
    秦牧风一咬牙,终于下定了决心,来日方长,等全部调查清楚再行对付也不迟!
 
    “悦然,我这次来,并没有打算能够直接把你带走。”秦牧风忽然说道。
 
    秦悦然的眉毛抬了抬,她攥紧了苏锐的手,这位容貌身材智商全面发展的秦家四小姐知道,今天的事情已经到了尾声,三叔要开始摊牌了。
 
    “那三叔的意思是?”
 
    “我们已经和欧阳家的长辈做了决定,你和欧阳星海的订婚宴安排在六月十八举行,距离现在还有整整一个月。”
 
    一个月?
 
    秦悦然闻言,双腿几乎都要失去了力量!
 
    越是在豪门世家中长大,越是会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家族力量的可怕!对于秦悦然来说更是如此!
 
    一个秦家已经很难对付了,如果再加上一个更加厉害的欧阳家族呢?
 
    难道说,自己的自由,只剩下了短短一个月?
 
    躲避了两年,终究还是没有躲开!
 
    看着秦悦然煞白的脸,苏锐哪里还会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,他紧紧的搂住秦悦然,低声说道:“一个月的时间,还能够发生很多事情呢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想不到苏锐的这种自信是从何而来,但是她也无需去想,此时此刻,只有他的那一只手才能带给自己温暖。
 
    秦牧风把侄女的反应尽收眼底,冷冷说道:“一个月的时间很短,眨眼即过,悦然,你也不用想着再次离家出走,华夏就这么大,以秦家的实力,把你找出来只不过分分钟的事情,就算你出了国,也别想逃得掉。”
 
    秦牧风的话语冰冷,不含任何的感情,完全不像是一个长辈在对后辈讲话。
 
    躲无可躲,逃无可逃!
 
    秦悦然的脸已经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了!
 
    “二十八天之后,我会亲自接你回首都。”说到这儿,秦牧风的眼神在苏锐和秦悦然的脸间来回逡巡了一下,冷冷道:“你们好自为之吧!”
 
    “我们走!”
 
    说罢,秦牧风和张玲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。
 
    秦悦心却没有和他们一起,而是走到苏锐的面前:“你好,我是悦然的大姐,秦悦心。”
 
    “悦心,你好。”苏锐点了点头,这秦悦心虽然是大姐,但也只比秦悦然大五岁而已,今年刚刚三十岁,让苏锐喊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为“大姐”,这也着实太别扭了些,还是直呼其名比较好。
 
    这秦悦心确实比较漂亮,在某些方面甚至比起秦悦然来也不遑多让,如果没结婚的话,想必也是一位首都男人疯抢的主儿。
 
    和秦悦然的旺夫命正好相反,秦悦心则是少有的“克夫命”,在结婚的当天,她的新郎来接新娘的时候,婚车半路被撞,坐在副驾上的新郎身死当场!
 
    天地都还没拜,盖头都没掀开,洞房都还没入,便已经天人永隔。
 
    从那以后,秦悦心便成了“寡妇”,一直单身到如今。由于她“克夫命”的广为流传,一些曾经爱慕她美色的青年也已经不再追求,反而躲在一旁指指点点,闲话满天飞。
 
    越是到了某个所谓的上层圈子,越是对风水这种东西格外相信。
 
    话说回来,无论是秦悦心还是秦悦然,无论是“旺夫命”还是“克夫命”,都是这命运论调的受害者。
 
    “悦然的事情,就拜托你了。”秦悦心看了苏锐一眼,“当然,冉龙的事情,也要谢谢你。”
 
    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他们都是我的朋友。”苏锐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,你是他们的贵人。”秦悦心纠正道。
 
    “这个词太重了。”苏锐看了秦悦然一眼,发现后者正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,同时轻轻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你当得起这个词。”秦悦心轻声说道:“你已经改变了冉龙的命运,现在即将改变悦然的命运,你难道不是他们的贵人吗?”
 
    “好吧,既然悦心你这么说,我就接受了。”苏锐往旁边站了一步:“你们姐妹两个好久都没见了,要不要我腾出空间给你们聊聊天?”
 
    “聊天就不必了,我跟悦然说句话就行。”
 
    说着,秦悦心便微微转身对秦悦然说道:“四妹,这次他们的决心很大,你要认真对待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点了点头,她早就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决心。
 
    “苏锐说的对,一个月的时间,有足够周转的时机,一个月可以发生许多的事情。”秦悦心说道:“你要做的,就是不能放弃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点了点头,很认真的说道:“姐姐,你放心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放弃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好。”说罢,秦悦心大有深意的看了苏锐一眼,道:“有苏锐在你身边,我很放心。”
 
    等到秦悦心离开,苏锐便拉着秦悦然的手回到了房间中。
 
    “我说过,你不用担心的,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,不要把他们放在眼中,都是一群小苍蝇而已。来,喝杯水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给秦悦然倒了一杯水,正要转身递给她。
 
    可是,当苏锐转过身并看清楚眼前景象的时候,简直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!
 
    不知何时,秦悦然已经脱去了她的旗袍,浑身上下只是穿着月白色内衣,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在朦胧的灯光下被体现到了极致!
 
    雪白而高耸的山峰,平坦的小腹,透过灯光,苏锐甚至能够看到三角地带一片若隐若现的黑影。再配上那两条足以秒杀任何腿模的极致长腿,此时的秦悦然简直比那些国际上知名的超模更具杀伤力!
 
    在这一刻,苏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和对身体的掌控能力。
 
    光着脚踩在地板上,秦悦然缓缓走来,看着呼吸不畅的苏锐,轻轻一笑,笑容却有些苦涩。
 
    “我的身子已经保留了二十五年,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。”秦悦然的笑容很美,声音很苦。
 
    苏锐机械的点了点头,强行把眼光从她的身体上拔出来。
 
    “在我还是个少女的时候,我就曾经想过,一定要把身体留给我最爱的人,可是,这一天,似乎是等不到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闻言,心脏猛的一颤,他似乎从秦悦然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凄美的味道来。
 
    凄美,顾名思义,就是凄凉的美好。
 
    这种美好并不是真正的美好,而是拥有“凄凉”这个前缀。
 
    “别做傻事。”苏锐低声说道。
 
    而秦悦然却摇了摇头,已经伸出双臂,紧紧搂住了苏锐的脖子,柔软的身体也贴在了他的怀中!
 
    苏锐顿时觉得呼吸近乎停滞了!
 
    “你是我唯一觉得不算讨厌还有点好感的男人,我不想把身体给那个家伙,我不想我宝贵的第一次就这样便宜他,我不想糟蹋了自己。”
 
    “还有一个月,就让我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吧,就让我任性一些吧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,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:“所以,你今天晚上要了我吧,好不好?”
 
    秦悦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乞求,而苏锐则是血往脑门上狂涌!
 
    “别做傻事。”苏锐还是低声道。
 
    他分开秦悦然的手,微微低下头,捧住对方的俏脸,看着她眼中的晶莹泪光,道:“不要那么消极,相信我,我答应你的事情,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 
    而秦悦然却摇了摇头,抹了一下泪花,微笑道:“是不是我这样,会让你有压力?”
 
    苏锐不言。
 
    压力不压力的倒是不知道,总归是有些不轻松。
 
    “我被这该死的旺夫命折磨了好多年,许许多多的人都要把我当成筹码,可是,我偏不让他们得逞。”秦悦然轻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把自己给你,我不后悔。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28章 强势压境
 
    我不后悔。
 
    听着这句话,苏锐浑身一震。
,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?没有人比我更有信心,如果说谁能帮你了却这桩婚事,只有我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相信苏锐,但也同样知道对手有多么的可怕,对手的强大正是她没有信心的所在。
 
    她很聪明,几秒钟就能够分辨出来,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,至于那些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更是起不了任何的作用,只会把事情往相反的方向推。
 
    “不相信我?”
 
    苏锐似笑非笑,而这笑容落在秦悦然的眼中,却显得很轻松。
 
    “说实话,你穿成这样站在这里,我不可能没反应,否则我就不是一个正常男人。”苏锐笑道:“但是,如果我现在要了你,那么就是对你的不负责任,而且,甚至还有趁虚而入趁人之危的嫌疑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的身体一颤。